捆绑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捆绑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审计业遭危机问责欧美发难四大

发布时间:2020-02-11 00:51:00 阅读: 来源:捆绑器厂家

追捕危机“帮凶”氛围下,大型会计师事务所非审计业务或被拆分

继评级机构遭遇调查之后,声名赫赫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德勤(Deloitte)、普华永道(PwC)、安永(Ernst & Young)、毕马威(KPMG)也在欧洲和美国面临调查和诉讼,甚至可能被强制拆分。

欧盟内部市场委员会正力促出台严格的监管规则,迫使大型会计师事务所放弃非审计业务,并同小型审计机构分享业务。

根据欧盟委员会内部市场委员会的监管草案,此次改革,旨在恢复财务报告公信力,将在11月公布,主要包括禁止非审计业务、“联合审计”规定以及“强制性轮换”等主要内容。

分一杯羹

欧盟委员会内部市场委员会委员巴尼耶(Michel Barnier)此番态度异常严肃强硬,内部市场委员会认为非审计工作是导致利益冲突的根源,因此在草案中提出,规模庞大的审计机构应被禁止对相关企业提供与法定审计职能无关的服务,例如咨询、税务等顾问服务,这些大型会计师事务所的盈利大项可能遭到切割。

由于传统的审计业务增长缓慢,大型会计师事务所一直在加强咨询业务,并从中获利颇丰。统计显示,英国最大的几所会计师事务所收入总额约三分之二都是由非审计业务创造的。

“这对‘四大’的打击将会非常大。”一位“四大”前高级经理对《第一财经(微博)日报(微博)》分析,咨询部门是四大业务中利润增长点,如果拆分了咨询部门,又加上所谓的“联合审计”和“强制性轮换”政策,“四大”日子会难过得多。

新华社援引欧洲审计官员的估计称,全球会计师事务所28%至30%收入源自法定审计,18%源自非审计业务。可想而知,若该草案获得通过,势将斩断“四大”的一条重要“臂膀”,或将引致“四大”分拆。

同时,草案规定,资产负债规模超过10亿欧元的公司,需要聘用两家审计公司“联合审计”,而其中一家必须是除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以外的审计机构。“四大”将与小规模审计机构分担业务。目前,“四大”在欧洲约占70%的审计市场份额。

此外,所谓“强制轮换”政策是指一家审计机构为一家大公司服务的时间不得超过9年,增加相互之间的流动性。内部市场委员会称,这将大大增加企业独立性和竞争。统计资料显示,去年,四大事务所的客户包括了伦敦金融时报100指数成份公司中的99家。

危机问责

巴尼耶曾指责会计师事务所在金融危机期间并没有发挥出其应有的作用,行业角色应予质疑。这句话或许解释了该草案的产生原因之一。

事实上,在上一次金融危机中,会计师事务所就站在了风暴的中心,安然和世通等公司的丑闻被揭露,安然倒台。此后,美国出台《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 Act),且重点放在力求确保审计师与客户之间保持距离,禁止会计师事务所为其审计的客户提供某些非审计服务。有分析称,尽管该法案出台后对会计师事务所监管有所改善,但仍有很多漏洞让会计师事务所可钻。

历史总有相似之处,在此次金融危机期间,会计师事务所也频频站上被告席,其中最为著名的是安永因其在雷曼兄弟公司倒闭中扮演的角色遭到民事欺诈的指控。

美国破产法院法官指出,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的严重过失是导致雷曼兄弟破产的重要原因之一。纽约总检察长指责安永,“直接协助”雷曼兄弟粉饰资产负债表长达七年之久,安永则从雷曼兄弟那赚得总计超过1.5亿美元的收入。

事实上,在本次金融危机中,几乎四大的很多客户都陷入困境,比如,美国国际集团(AIG)和高盛的审计机构就是普华永道,毕马威则是花旗的审计机构,贝尔斯登和房利美的审计机构则是德勤。

丑闻缠身

本周,德勤被美国一家已破产的抵押贷款机构Taylor, Bean & Whitaker(TBW)的破产托管人和TBW的大额投资者奥卡拉基金公司告上法庭。诉状中指“德勤失察欺诈,因为它简单地接受了管理层对高度可疑交易的解释,那些解释矛盾、不完全且匆忙”。德勤因此被索赔76亿美元。

上述都只是这几家国际知名的会计师事务所卷入风波的冰山一角,其实每一家都“劣迹斑斑”,早已褪下了当初无限圣洁的光环。

2001年,当年的行业“大哥”安达信会计师事务所因身陷安然财务丑闻而轰然倒塌,曾经的“五大”变身为如今的“四大”。

2003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毕马威提出指控,指其在审计美国施乐公司1997年至2000年的财务报表中具有欺诈行为,使其真实经营结果与向投资大众公布的结果相差30亿美元之巨。最后毕马威以支付巨额罚款“破财消灾”。

2007年,普华永道在日本的分支机构因内部控制措施松懈,导致化妆品公司嘉娜宝出现会计欺诈行为,而被日本金融厅处以停止大客户审计资格两个月的严厉处罚。

2010年,在著名的雷曼破产案中,美国证监会指安永对雷曼将500亿美元资产以“回购105”手段不正常划至表外,以隐藏负债和降低杠杆的事件“袖手旁观”,甚至有助长之嫌,成为金融危机中首个针对会计师事务所的指控。

在“四大”进入中国之初,也是光环绕身,但是之后的古井贡漏税事件、创维(微博)赴港上市财务作假、上市公司黄山旅游()会计报表问题等背后都不约而同地出现了“四大”的身影。

一位任职中国“四大”的高级审计师对本报表示,“四大”不同于国家审计机构,是接受被审计单位的聘请从事审计业务,这当中的聘请与受聘的关系确实对审计准则中的独立性要求带来了一点挑战,有些被审计单位较为强势,规模庞大,是“四大”争抢的对象,面对这些客户,就算是“四大”的合伙人也会有所忌惮。

信任危机

巴尼耶称,此次全球金融危机过后,会计业迫切需要重新获得公众的信任。

不过,“四大”似乎并不知道在金融危机期间其名誉受到了多大的损失。英国毕马威高级合伙人约翰·格里菲斯-琼斯称希望监管者考虑到公司的专业和专长。

“这取决于你如何看待审计人员。如果你认为我们有点像1910年代的私有煤矿的矿工,那你会想要国有化我们。”他说,“如果你认为我们更像医生,拥有一技之长的医生,那你可能会想要听我们在这些问题上的观点。”他继续解释称,如果矿工能够像审计员一样在有一些远见和专业知识的情况下操作,很多被困井下的“事故”都将被转换。

事实上,在英国,有的大型审计机构不但没有帮助转化“事故”,反而促成了事故的发生,至少巴尼耶如此认为。据Audit Analytics的统计资料,截至7月,“四大”中至少在24件因为信贷危机的集体诉讼案中站上被告席。

不过,英国《金融时报》评论称,巴尼耶的提议存在一个根本性缺陷,未能解决最大的挑战,即如何鼓励新公司进入审计市场,以促进更多竞争,从而加强审计服务的安全性。鼓励新的进入者应是优先考虑的任务。但欧洲法规要求审计机构必须由合格审计师控股,这样一来便几乎不可能为新公司找到大规模的第三方融资。开放审计机构的所有权将是巴尼耶能够提出的最有效且最大胆的改革。

某“四大”审计经理向本报透露,以前在“四大”,工作第三年到第五年的高级审计师通常承担了重要的任务,负责协助经理带领整个审计团队进行具体的审计工作,是整个审计团队中承上启下的“灵魂人物”。而现在由于人手的缺失,许多工作刚第二年的初级审计师就要承担如此重大的任务,但进入“四大”的员工有很大部分是非会计、审计类专业出身,工作才刚满一年左右就被推上了重要岗位,审计质量自然无法得到很好的保证。

另有承担带领审计团队工作的初级审计员向记者坦承,她在做一些相对复杂的例如企业所得税、长期股权投资等科目的审计工作时往往自己还是一知半解,需要一边审计,一边现翻会计准则以及审计准则进行查阅。

而不少企业也由于审计成本等多方面的考虑也不再迷信“四大”,转而投向国内本地会计师事务所的怀抱。最近的就有爱康科技(002610. SZ),其在9月22日发布公告称,基于控制费用考虑拟解聘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改聘中瑞岳华会计师事务所。

近几年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公布的《会计师事务所综合评价前百家信息》显示,2008年“四大”在中国的总收入均在24亿元以上,即使它们当中的最末一位也是国内所第一名总收入的3.7倍,而2010年虽然“四大”的业务收入仍然牢牢占据前四位,但时排最末一位的毕马威收入下降为18.6亿元,而第五名中瑞岳华已从2008年的6.5亿元涨至2010年的8.1亿元。

感人动物电影

仁科百华ed2k

小说 诛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