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绑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捆绑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四川少年捏造连环谎言杀害父亲 为圆谎曾发帖咨询 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7:32:03 阅读: 来源:捆绑器厂家

四川少年捏造连环谎言杀害父亲 为圆谎曾发帖咨询

编者按

8月27日22时许,巴中东怡苑小区内,18岁的少年张文(化名)在家中办完为他庆贺考上大学的“升学宴”后,从5楼窗口坠下身亡,他的父亲和奶奶也身中多刀倒在家里。后经成都商报记者了解,自称在巴中市第五高级中学读了三年高中的张文,竟在全市都没查到其高中学籍,其被三本院校录取一事也纯属他自己的虚构。

8月30日上午,巴中市巴州区公安分局发布通报称,经侦查发现,东怡苑小区某单元5楼住户张勇(化名) 因家庭琐事与其子张文发生争执,张文持刀将前来劝架的奶奶杀死,又将张勇杀伤。后张文坠楼经抢救无效死亡。

成都商报曾连续报道此事。但张文三年来究竟在干什么?他又是如何用一个又一个谎言瞒过家人,直到最后“图穷匕见”的?这个谜一直困扰着我们。

为了解开这个谜,成都商报记者历时半个多月,多方走访调查,为您还原杀父少年的3年瞒学之路,希望通过血案根源的揭示,给更多父母和少年们带来一些有价值的思考。

家庭教育是终身教育,希望这样的血案再也不要发生,希望更多的父母能更多关注孩子的内心,也希望更多的沉默少年能勇敢地向家人师长敞开心扉,走出自我封闭的内心,外面阳光和煦,其实是广阔天地!

8月27日,巴中。

在家中办的“升学宴”上,18岁的张文(化名)却始终无法拿出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宴请散后,父子俩陷入僵局。突然,张文提刀弑亲,奶奶死亡,父亲身中多刀重伤。在长跪之后,张文跳楼身亡。

接下来的事更是让人意外,张文不仅没有获得大学录取通知书,甚至没有参加高考。更让人惊诧的是,他高中三年根本没有上学!

这三年,他到底在干什么,他的瞒学之路为何能成功?这似乎成了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然而,答案并非轻易便能知晓……

李继成 成都商报记者 梁梁 摄影报道

夜幕下 行凶的少年

大学录取谎难圆

行凶后下跪跳楼身亡

在父亲张勇看来,儿子张文读了三年高中后,终于考上了川南的一所三本,这让他欢喜不已。8月27日当晚,张勇在家中宴请亲友办了一桌“升学酒”,但宴席的主角张文却闻讯一大早就出了门。晚上,亲友们共聚家中等待他,姐姐拨打他的手机,他表示“在和同学聚会。”终于,在家人的反复催促中,张文回了家,却始终拿不出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亲友们带着疑惑散去,姐姐也回到未婚夫家中。只剩下父子俩和奶奶的家中,气氛有些紧张。“今天晚上,我必须看到通知书!”张勇瞪着儿子说道。张文和以往一样沉默着。奶奶劝了几句后,回卧室休息了。 22时许,在张勇再次催促后,张文拿出一个口袋:“通知书就在里面。”张勇低头去打开牛皮口袋。这时,张文却悄悄绕到了父亲的身后。张勇喉咙一凉,热血涌出,一把利刃割入他的颈部,他伸手抓住刀刃,但利刃再次割了下去。为保命,张勇扭头咬了颈旁握刀的那只手,对方一疼,拔刀转到了他的正面———凶手,竟是让他引以为傲的儿子!

张勇吃惊地喊一声“儿子”。然而,张文面如寒冰,拔刀向着父亲一阵乱捅。听到客厅的声响,在卧室中休息的奶奶喊了一声“咋子啦?”张文转头冲进奶奶的卧室,奶奶身中多刀,当场身亡。 随后,他转回客厅,准备对父亲再次行凶。此时张勇抄起板凳打在儿子的背上,这一板凳似乎把儿子打醒了。张文扔了刀,面色苍白。张勇捂着脖子,又喊了一声“儿子”。张文“咚”的一声跪在父亲面前,深埋下头一动不动。张勇向门外逃去。这时,客厅外传来“噗通”一声巨响,张勇身体一晃瘫倒在血泊中。直到警察赶到,张勇才知道,儿子已坠楼身亡,而年迈的母亲也因身中多刀,当场死亡。

现实中 隐形的少年

手机通讯录仅3人

短信多来自10086

张文到底有没有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他的高考成绩是多少?

据张文告诉家人的说法,自己就读于巴中市第五高级中学。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了该中学办公室负责人,但据该负责人查询,巴中五中高一至高三3个年级,都并没有这名学生的相关信息。巴中全市学生高中学籍已联网,只要输入姓名即可查询。据知情人士透露,查遍全市多所高中,也根本没有张文的学籍。成都商报记者从教育部门查询到,张文的中考成绩为405分,但当年巴中城区各高中录取分数线都在600分以上。张文的这个分数显然不能进入五中。

整整三年,张文每天按时“上学”,按时“放学”,在家人询问时,汇报学习情况。但是,一个匪夷所思的结果浮出水面:张文不仅没有被大学录取,甚至连高考也没参加。更夸张的是,他根本就没读高中。他在家人眼皮下,将这个事实整整隐瞒了3年。

除了10086的短信

只有3条短信来自家人

张文的手机通讯录中仅存了三个人:父亲、母亲、姐姐。通话记录上,几乎也只和这三个号码来往。他近期与外界上百条的短信记录,绝大部分是来自10086。那是一条条快要欠费或充值成功后,系统自动反馈回来的信息。其余的3条信息,有条来自妈妈:“信号不好,见面说。”另外2条来自姐姐:“大学读建筑会不会很辛苦?”张文答:“只要努力还是可以做好的。”

8月27日事发当天,得知家中将办“升学宴”,张文一天都没回家。直到姐姐打电话催促时,张文表示“在和同学一起聚会”。当天联络张文的,只有姐姐那两个催他回家的电话。成都商报记者走访张文的十多名亲戚,无人知晓他最近三年的真正下落———现实生活中的张文就像一个隐形人一样,竟没人知道他的轨迹。

初中爱打篮球

老师说他有点孤僻

成都商报记者只好从张文的初中进行追溯。由于张文曾经改名,记者在起初使用张文户籍姓名时,查无此人。数天后,根据张文的曾用名,才有老师回忆起这个娃娃。张文在巴中二中读初中时的班主任沈志强,对他并没有深刻的印象:“这个娃娃成绩中等偏下,坐在班里靠边的位置,不惹是生非,有点孤僻,跟班里的同学关系一般,不记得有什么朋友。”

中考结束后,因张文没达到二中中考的录取分数线,因此离开二中。

成都商报记者找到了6位张文的初中同学,关系最要好的是李强(化名)。在今年刚考入大学的李强记忆中,初二的张文身高就已达174厘米,和同学一起打篮球时是主力,很会照顾队友。 李强说,张文脾气温和,从没见过他冒火。除了篮球这个爱好,张文也经常在课余时间上网打打游戏。中考后,李强进入一所高中就读,此后再也没听到过张文的消息。另外5名同学,在最近3年也未和张文有联络。

蔬菜的种植

免费重生小说

乐山旗袍定制

玫瑰花的养殖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