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绑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捆绑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有谁会痛着我的痛

发布时间:2020-07-13 18:04:52 阅读: 来源:捆绑器厂家

核心提示:清晨。      已经很久没有清晨起床之后的轻松和惬意。每个清晨,挣扎着从梦魇中跋涉出蹒跚的脚步。慢慢睁开惺忪的睡眼,绿色的小药丸在视线中逐渐清晰起来。那抹清莹的绿如雪莲般的清高和淡雅。慵懒的一缕阳光... 清晨。

已经很久没有清晨起床之后的轻松和惬意。每个清晨,挣扎着从梦魇中跋涉出蹒跚的脚步。慢慢睁开惺忪的睡眼,绿色的小药丸在视线中逐渐清晰起来。那抹清莹的绿如雪莲般的清高和淡雅。慵懒的一缕阳光透过金色的窗帘,泻下满地尽是黄金甲般的雍容和华美。似乎美好的一天应该顺理成章的就此开始。

很想优雅的翻身下床,却不料华丽的倒下。

疼痛蔓延到神经末梢。

试探着再次起床。不求优雅。在这样一个静谧的清晨,应该有轻灵的音乐弥漫。于是,我的关节在CD之前奏响“咯吱咯吱”的前奏。脚掌触地的瞬间,疼痛撕扯着跟腱,蔓延到小腿。于是闭上眼睛,凭着记忆在房间里慢慢的踱着脚步,想象着自己在镜子前优雅的舞蹈。

CD机轻轻和着优美的卡萨布兰卡。

僵硬的身躯慢慢变得柔软。

午后。

午后的阳光温暖而暧昧。想念麦斯威尔。即使清楚的知道,咖啡因会如小坦克般摧毁着自己疏松的骨质,依然固执地亲吻我的麦斯威尔。原来吞食毒药也可以变得如此优美浪漫。天使和恶魔其实只是一墙之隔。前半分钟,你是我的天使,幻化成我折断了的羽翼,伴我翱翔在美丽的天堂。后半分钟,你是我的恶魔,幻化成地狱里小宇宙,催我迷离在阴冷的地狱。

黄昏。

夕阳慢慢西下。天际的最后一抹残红给这个世界映射出一副朦胧的剪影。他,她,它都在视线里渐渐变得模糊起来。现在,你是谁的谁?我是谁的谁?他是谁的谁?每个人都有自己前世的百年约定,才会有今生的华丽赴约……如果生命注定了要有残缺,那么我的疼痛是否就应该是与生命同舞的歌者?我的后半生也将注定了与它同歌同舞?都说曲终人散,那么又是否只有在我生命的最后一曲华尔兹落幕之后,才会曲终痛散?暮色笼罩着这个氤氲的世界。我与天使只是一个吻的距离。于是轻轻的闭上眼睛,想象着我与天使的亲吻。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折断了天使为我插上的翅膀,我又一次坠落在疼痛的深渊。

午夜。

零点。CD机依然不断重复播放着信乐团近乎哀嚎的《死了都要爱》。如果死了,是不是还能爱呢?如果死了,是不是所有的爱恨情仇也就都将随之烟消云散了呢?如果死了,是不是所有的疼痛也都将灰飞烟灭了呢?似乎所有的不解都在这样一个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的字上纠结。我突然感到从未有过的寒冷爬上背脊。可是,如果死了,是不是就连感受疼痛的机会都没有了呢?如果死了,是不是还要带着今生的遗憾和不舍,匆匆踏上另一个轮回的路呢?那么,与其带着遗憾匆匆去赴下一个轮回,为什么不淋漓尽致的去感受今生这刻骨铭心的爱恨情愁呢?即便生命里只剩下与痛楚的挣扎,那也要慢慢将痛楚熬成一碗来世的孟婆汤。

如果有来生,那么是谁会痛着我的痛?是来生的爱人?还是来生的父母?

突然间明白,今生除了父母,没有人能痛着我的痛……

昌邑西装定制

扬州定做西服

邵武制作西装

漯河职业装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