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绑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捆绑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金融中心梦缘何泛滥

发布时间:2020-03-26 17:39:53 阅读: 来源:捆绑器厂家

金融"蛋糕"就那么大,你不做,别的城市就抢了,各地争建金融中心的冲动背后凸显其以金融业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的迫切渴望。

然而,一个被忽视了的逻辑是:金融的发展如果超前于经济,就会对经济造成一定阻碍

本报记者 郭素凡

一场"金融中心热"正在席卷中国大地。

截至目前,中国内地至少有30多个城市已经雄心勃勃地规划建设金融中心,几乎每个省份都能分到一个"金融中心"的头衔。上海、北京要建设"国际金融中心";东北地区有辽宁、哈尔滨、沈阳、大连四个"区域金融中心";昆明、南宁和乌鲁木齐分别要建"泛亚金融中心"、"区域性国际金融中心"、"中亚区域金融中心"……其余20多个城市也还有自己的"中心"蓝图。

推荐阅读

这种阵势,和几年前各地争建经济开发区招商引资,相差无几。

"事实上,这与招商引资的做法也差不多。"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院长吴弘曾专门研究各地金融中心建设规范,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很多规划金融中心的城市都专门圈出一块地,盖高楼,推出税收减免、土地低价、人员奖励等优惠政策,希望把一些金融机构的分支机构拉过来。"一位参与地方省份金融中心建设咨询的专家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在过去招商引资的浪潮中,城市之间竞争惨烈,有些城市以此为契机让经济得以迅速发展,但也有很多中小城市大兴土木后,剩下的只是空荡荡的经济开发区厂房。

现如今的"金融中心"热潮,令人不得不担心新一轮"引资"带来的收益和城市为之耗费的成本是否成正比。

同样令人关注的是名单上这些规划做金融中心的城市,背后有何致富逻辑,为何有中央捂也捂不住的建"金融中心"的冲动。

各地目标有冲突

猛然间,发展金融业似乎成了许多城市新的经济"名片"。

从纽约、伦敦、东京以及新加坡等国际金融中心的兴起来看,国际金融中心不仅为其本国经济发展贡献了重要力量,而且增强了其国际竞争力,通过在全国乃至全球范围内的资金融通和资本运作实现了资源的优化配置,充分获取经济全球化的利益。

"金融是经济的核心,金融中心的建立可以带来大量资金流,给当地企业输送"血液",带动经济发展,许多地方政府已经意识到了金融业的重要地位。"被地方政府邀请去建言金融规划的首都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院长谢太峰表示。

而且,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经济转型成为主调,金融服务业也逐渐成为新的经济发展导向之一,前述专家也表示。

各地方政府正是在对国家发展动向揣摩之后,也在本地经济促使的动力下,迅速形成了建设浪潮。

上海、北京和深圳均有意建立"国际金融中心";华中地区有武汉、郑州、长沙"争地盘",西北部有西安、兰州、呼和浩特"插旗为营";北京一旁有天津和石家庄"活动";上海周边则有杭州、南京、宁波"围坐"……竞争状况很激烈,而且大有"像样点儿"的城市不赶紧喊出"金融中心"口号就不再"像样儿"的态势。

"现在只有上海建设金融中心成为了国家战略,北京的提法仅是"具有国际影响",深圳、天津还都是国内区域性的金融中心。"吴弘说,"中国经济体量大,多几个金融中心是应该的,如果各金融中心分层次,目标定位各有不同,有这些金融中心还是可以的,但30个实在是太多了。"

目前,国内将金融中心作为经济发展目标的城市至少有30个,几乎形成了北从哈尔滨、南到昆明,东起上海、西到乌鲁木齐的金融中心"纵横贯线"格局。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国务院参事夏斌日前表示:"这两年中国各地建金融中心的势头很猛,我本人经常被邀去到某某地区的金融中心,比如西南的重庆和成都,西北的兰州和西安。在金融中心问题上,各地表述得都惟妙惟肖。"

但实际上,各地金融中心建设目标存在冲突,吴弘举例道:"广州和深圳的华南金融中心竞争,两地均集中在珠三角地区,与香港国际金融中心为邻,广州和深圳的定位不可避免地存在交叉;再如重庆、西安、成都三地,都致力于建设西部的金融中心,但在地域上有很大重叠;沈阳和大连的东北区域金融中心、郑州和武汉的中部金融中心竞争也很激烈。"

捂不住的地方冲动

除了上海外,建设金融中心的提法,大多都是地方政府自己想出来的。

"地方政府所背负的压力是,建立金融中心,吸引金融产业这方面目前在国内竞争激烈,金融"蛋糕"就那么大,你不做,别的城市做了,你就失去了发展金融服务业的机会,而失去机会可能就意味着将来经济的落后。"谢太峰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在这样不能落后的思维下,争抢上"金融中心"项目,就如同争抢城市未来发展机遇。

而建立金融中心,带给地方城市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谢太峰解释道:"除了金融业本身对经济的供血功能外,金融还会带来就业、税收的好处。金融机构向来都是纳税大户,尽管金融机构的所得税是交付总部所在地,但地方政府仍然可以留存营业税部分,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所以,地方政府纷纷开始"种下梧桐树,欲引金凤凰"。多数城市的做法是在一个地方划出一片地作为金融中心,在区域内建高楼,然后提出各种优惠政策吸引、争夺传统金融机构的分支机构、外资金融机构、新兴小金融机构入驻。

吴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各地竞相出台力度很大的优惠政策,这些优惠措施主要集中在:降低金融机构的经营成本,如在注册便利、用房补贴、税收减免以及用地等方面给予优惠;建立金融业发展专项资金,并对地方经济有贡献的金融机构予以奖励;特别鼓励技术含量高的金融企业发展,除现行金融优惠政策外,还额外给出高新技术产业政策支持。"

而在种种解释背后,地方政府的冲动也许还另有原因。

"开发金融中心,同样也能带动当地房地产业的发展、GDP增长。金融城建成,地价必然上涨,低价征地高价卖出,当然也会增加政府财政收入。"谢太峰说,"金融中心所在管理局的收入中,房地产开发所得还是占大头。"

汇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在其微博上也笑谑:金融中心的形成并非划块地,盖几栋写字楼然后命名为金融街那么简单。不过我想这30多个城市也不见得不明白这些,至少有人是借金融中心之名炒炒房地产罢了,所以也不必太较真。

"对每个要建金融中心的城市来说,他们的抉择都是理性的,但正是单个的理性,造成了全国性的非理性。"谢太峰评价道。

"地方有这样的冲动,中央又不能以行政命令的方式规定地方不去发展金融业,反而还要平衡各区域发展利益、照顾一些区域兴起,最后只能让城市之间相互竞争,看谁最后能胜出了。"谢太峰说。

浆细胞乳腺炎以下四点需注意

怎么预防输卵管粘连

郑州治疗牛皮癣费用需要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