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绑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捆绑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钢集团内部人士中层干部分不同派系

发布时间:2020-07-13 19:01:42 阅读: 来源:捆绑器厂家

央企中钢续贷无望内耗不止:中层干部分不同派系

中钢风波下半场 续贷无望内耗不止

央企中钢集团似乎正再次陷入了泥潭。从2011年重组至今,中钢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中钢股份的负债率连续三年超过90%,并且依然欠着银行数百亿贷款。

事实上,中钢贷款逾期风波仅仅是该公司困境的一个缩影。导致中钢多年以来一直陷入债务危机的原因除了外部环境,还有早些年的快速扩张以及内耗。多位接受采访的人士均认为,内耗才是中钢盛极而衰的主要原因。

长期累积的问题加之如今的债务危机,让中钢的命运走向了一个非常微妙的路口。目前中钢的大家长国资委并未有出手挽救的动作,重组的预期也因为其糟糕的财务数据,变得扑朔迷离。在债务危机之后,中钢可能面临一个更加艰难的下半场。

内耗

一位与中钢集团多位高层人士颇有私交的业内人士称,中钢之前和现在所出现的问题,主要原因是内耗。

中钢集团是国资委旗下的大型央企,主营矿产开采、生产和制造,钢材产品贸易物流以及钢铁设备制造。

该集团旗下拥有二级公司共计65家,境内49家,境外16家;是国内为钢铁工业提供配套资源服务的行业龙头企业。

早期的中钢集团一直从事矿石进出口以及钢铁设备制造等业务。上述业内人士称,当时中钢集团的干部班底是原冶金部的班底。

2003年前,国资委曾提出要把央企做大做强,要将160家央企重组为80~100家,行业前三名以外的企业都有可能被重组。这个政策让当时近百亿规模的中钢集团不得不做出转变。2003年底,时任五矿副总裁的黄天文空降中钢,担任集团总经理兼党委书记。

上任后,黄天文开始推动中钢集团的转型,旨在将集团从单纯的钢铁贸易服务商向钢铁实业中的生产供应和销售环节延伸,成为钢铁生产型服务商。

黄天文大刀阔斧的改革使得中钢集团的资产规模快速膨胀。公开数据显示,从2004年到2010年间,中钢集团的资产规模从201亿元迅速膨胀至1800亿元以上,6年时间翻了9倍。

在推动中钢转型的同时,来自五矿集团内部的一批干部也随之来到中钢。与此同时,黄天文还在内部提拔了一批人才。

例如,现任中钢党委书记、副总裁徐思伟便来自五矿。而中钢集团党委常委刘安栋则被认为是由黄天文一手提拔起来的。

事实上,在推动中钢改革的过程中,黄天文碰到了来自原冶金部班底的抗衡。一位曾供职于中钢集团的人士称,黄天文的很多决策制定了,但到下面经常很难落实。别看黄总在的时候,中钢资产规模越来越大,其实内部斗争非常激烈。可以说是守旧派与革新派的斗争。上述人士说。

前述与中钢股份多位高管熟悉的业内人士亦同意这种看法。该人士称,中钢的内乱不仅是在高层之间,中层干部之间也是分不同的派系。

2011年,黄天文在一次采访时曾表示,公司被搞乱了,人心被搞散了,业务被搞黄了,这样的企业能好得了吗?

在说此话之前,黄天文刚于当年5月被免职。而此时中钢亦陷入了债务危机之中。前期的激进式发展留下的恶果开始凸显。

接任黄天文的是贾宝军。贾原为武钢集团副总经理,2010年调任中钢任集团党委常委、中钢股份总经理。

事实上,在黄天文与贾宝军有交集的这一年多时间里,二人关系亦不是很好。一位中钢内部人士称,这可能与二人的从业背景不同有关。黄出自五矿,做业务的思路是贸易思路;贾出自武钢,是做实业的思路,他可能觉得做贸易风险太大。该人士说。

贾宝军临危受命之后,其目标便是帮助中钢扭亏为盈。为此,和黄天文不同,上任初始,贾宝军便开始不断剥离资产,为中钢集团瘦身。

在其任内,江城碳纤维有限公司、中晟矿业有限公司、杭州湾大桥等股权被认为低价出售。原中钢集团独董赵方宽认为,其中不乏很多优质资产。

与此同时,中钢集团内部高管也开始出现了大幅变动。在黄天文被免职后不久,中钢股份两位副总相继被免。

这两位副总分别是此前分管中钢炉料的副总经理李毅和分管中钢钢铁的副总经理蒋宏。业内均知,这二人均是黄天文时期的风云人物。

经济观察报(微博)记者试图联系二人,但截至发稿,二人未给予置评。

贾宝军接任之后,恰逢钢铁行业持续低迷,其更是未能将中钢集团带出困境。与此同时,中钢集团的内耗也并未因一把手更迭后平息,反而愈演愈烈。

今年5月,一封名为中钢集团还有希望吗?的邮件出现在中钢集团的员工邮箱里。在这封邮件里,贾宝军被指责为无思路、无作为、无正气的三无老板。当时我也看到过这封信,给我的感觉就是中钢集团的内耗根本没有缓解,反而更加激化了。上述接近多为中钢股份高管的人士说。

对此,贾宝军不愿给予置评。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贾宝军表示现在暂时不会接受采访。

有消息称,9月19日,贾宝军被国资委免去中钢集团总裁、中钢股份董事长职位,原中钢集团党委书记和副总经理徐思伟接任贾宝军出任总裁。

但截至记者发稿,贾宝军依然出现在中钢集团官网上,职务依然是中钢集团总裁、党委副书记。

困境何解?

经济观察报记者经过多方证实贾宝军被免职的消息。只是在等待官方公布。消息人士说。这是2011年以来,中钢集团第二次换帅。

对中钢集团来说,上一次换帅并未改变其经营状况,此番换帅能否让公司摆脱困境值得期待。而当下,摆在接任者面前的便是,贷款逾期将如何解决的问题。

中钢集团新闻发言人告诉经济观察报,由于整体外部环境不是很好,公司资金紧张也正常,现在正在积极地跟银行和金融机构沟通和处理。

但实际情况显然更加严峻。

来自评级机构中诚信2014年对中钢集团的跟踪评级报告显示,在中钢股份的债务中,绝大多数是银行贷款,银行贷款中又以短期借款为主。截至2013年末,中钢股份短期债务金额为549.45亿元,占总债务的比重为88.65%。

此次逾期风波仅仅是中钢集团财务困境的一个缩影。该公司连续数年的超高负债率让其前景暗淡。

截至2013年末,中钢集团总资产1101.12亿元,总负债1033.5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93.87%,较2012年末的98.1%有所下降。全年实现营业总收入为1404.74亿元,利润总额仅为1.35亿元。

中钢股份此前公布的年报显示,截至2013年末,其总负债为950.67亿元,总债务619.78亿元。资产负债率2011年以来连续三年在90%以上,2011年是 98.47%,2012年为94.78%,2013年末为94.87%。

上述中钢内部人士称,连续的高负债率所带来的问题是,除非国资委出面,公司现在很难直接从银行那里贷到款。

今年6月份,中诚信评级出具跟踪评级报告认为,中钢集团资产负债率很高,经营面临很大流动性风险。

但在多位接受采访的人士看来,中钢集团现今的情况要比评级报告中显示的严重得多。

中钢集团那封内部公开信指出,中钢集团的实际经营业绩已经连续4年亏损。其中,2013年通过出卖土地8亿和财政补贴11亿,集团财务报表才做成盈利。而今年上半年经营亏损8亿~10亿元,下半年情况更不乐观。

与此同时,该信件指出,中钢目前有大量的长期应收账款挂在账上,并未做计提减值处理,其中仅钢铁一个板块在1年以上的应收账款就有30亿元。

此外,因为先前为民营钢厂担保和托盘,受到山西的海鑫、鑫达等钢厂破产的牵连,中钢集团被套牢的资金已接近20亿元。2009年公司财务报表上的净资产80亿元,目前已经所剩无几。

对于上述情况,中钢集团未予置评。而多位接受采访的人士称,中钢集团财务上的问题,亦拖累了该公司被重组的前景。

上述与多位中钢股份高管熟悉的人士称,中钢确实还有一条路走,那就是被重组。但这里面又涉及到人家愿不愿意重组中钢的问题。

事实上,在过去两年里,有关中钢集团被五矿集团重组的消息从未间断过,而最后重组一事不了了之。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五矿集团不愿接手一个财务状况如此之差的中钢。

如今,中钢集团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对接任者来说,能否让中钢集团摆脱困境仍是未知数。除非大环境好转,否则中钢很难摆脱现在的困境。上述中钢内部人士如是说。

(责编:杨秋影)

莆田西装订制

邵武设计西装

潜江设计西装

天津定做职业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