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绑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捆绑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萧望之为什么会自杀他的死跟汉元帝有什么关系

发布时间:2020-12-25 01:39:39 阅读: 来源:捆绑器厂家

萧望之为什么会自杀?他的死跟汉元帝有什么关系

大家好,这里是小编,今天给大家说说听闻萧望之自杀,汉元帝这才知道,自己的决定“玩”死了老师的故事,欢迎关注哦。

老师不好当,被顽劣学生气的事,不仅当下有,古代也有。但无论古今,老师被自己的学生活活“玩”死的,却是少之又少。不过,少不等于没有,西汉名臣萧望之就是被自己的乖学生汉元帝给活活玩死的。

萧望之是山东兰陵人,博学多才,精通儒学,很有名望。当时,霍光秉政,因此丙吉便向霍光推荐了萧望之。萧望之也由此开启了官宦生涯。

萧望之为官能坚持儒家思想原则,对权臣霍光飞扬跋扈的做法颇为不满,甚至还曾当面批评霍光无“周公相成王躬吐握之礼”,所以不受霍光重用。跟霍光混了三年,与他同期被推荐的王仲翁都已当了光禄大夫、给事中,而萧望之仍然只是一个看守小苑东门的看门人,不得升迁。

霍光死后,萧望之的官运这才得以亨通。地节三年一年间,萧望之“累迁谏大夫,丞相司直,岁中三迁,官至二千石”,霍氏谋反伏诛,萧望之更得汉宣帝重用,多次被当作重点考察对象,派往地方历练。神爵三年,萧望之当上御史大夫,位居三公,可谓位高权重。

按正常逻辑和西汉任命官员的惯例,当了御史大夫之后,萧望之下一步就希望担任丞相了。但遗憾的是,就在这时,萧望之却干了两件蠢事,彻底把自己的上升道路给断了。

其一、大司农耿寿昌上奏书提议设常平仓,得到汉宣帝的赞同,“善之”,而萧望之却提出了反对意见;

其二、丞相丙吉年老,汉宣帝十分敬重他,而萧望之却上书批评丙吉才不堪任、尸位素餐,说:“百姓或乏困,盗贼未止,二千石多才下不任职。三公非其人,则三光为之不明,今首岁日月少光,咎在臣等。”

关于该不该设常平仓的问题,皇帝赞同,萧望之反对, 说明他与皇帝的政见不合。这种情况下,除非汉宣帝脑子进水了,否则他怎么可能任命一个与自己政见不合的人来当丞相?

而萧望之批评丙吉这事,办得既缺乏政治眼光也不够厚道。丙吉虽老,但德高望重,是汉宣帝树立起来的一方面旗帜,汉宣帝让丙吉当丞相,看重得不是才能而是名望。而萧望之却以缺乏才能去批评丙吉,这就缺乏政治眼光了;再者,当初萧望之能够进入官场,还是丙吉推荐的,现在萧望之反过来批评丙吉,也有失厚道。

总之,萧望之干了这两件事,惹得汉宣帝很不高兴,所以被免去御史大夫之职,被任命为太子太傅,成为太子刘奭的老师。在太子老师的任上,萧望之一当就当了好几年,直到汉宣帝去世。

公元前49年,汉宣帝病重,任命外戚史高为大司马车骑将军,萧望之为前将军光禄勋,周堪为光禄大夫,受遗诏辅政。之后,汉宣帝驾崩,太子刘奭即位,是为汉元帝。

因为萧望之和周堪是汉元帝的老师,所以很受尊重,屡次在闲暇时入见天子,讨论治国方略。此外,萧望之还推荐宗室成员刘更生为给事中,同侍中金敞一起,辅助汉元帝处理政务。于是,萧望之、周堪、刘更生、金敞四人便在汉元帝周围形成了一个政治小团体,左右着,甚至是操控着汉元帝。

这样问题就来了,史高也是顾命大臣,萧望之等这么搞,岂不是把史高排挤在权力中心之外?史高肯定很生气、很不高兴,于是便与中书令弘恭、仆射石显勾搭上了。

弘恭、石显是宦官,汉元帝即位后,天真地认为他们“久典枢机,明习文法”,而且是太监,没有外党,可放心让他们参与政治。

于是,在汉元帝身边就形成了两个政治集团,一个是以萧望之为首的士大夫集团,一个是以石显、史高为首的宦官与外戚集团。这两个集团彼此争权夺利,水火不容,一场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在所难免。

公元前47年,萧望之等首先发难,上书汉元帝请求剥夺石显、弘恭等宦官染指国家机要中书之权,但汉元帝却犹豫不决。

石显等挨了一记闷棍,便联名控告萧望之等结党营私,离间汉元帝与外戚许家、史家的关系,欲专擅权势,把持朝政。石显与弘恭最后说:萧望之等“为臣不忠,诬上不道,请谒者召致廷尉。”

“请谒者召致廷尉”是要把萧望之等打入牢狱的意思,但可笑的是,汉元帝居然不知道,他以为,“请谒者召致廷尉”只是让萧望之等人去廷尉府喝喝茶,顺便接受一下调查就没事了。

于是,汉元帝答应了石显等人的要求,将萧望之一干人“召致廷尉”。不久,汉元帝想要召见周堪、刘更生,这才知道萧望之、周堪、刘更生都已被自己打入牢狱,大惊曰:“非但廷尉问邪!”赶紧准备叫人把他们都放出来。

这时,史高给汉元帝出主意:“上新即位,未以德化闻于天下,而先验师傅。即下九卿、大夫狱,宜因决免。”不知所措而又六神无主的汉元帝听从了史高的意见,把周堪、刘更生免为平民,萧望之虽然被无罪释放,却也失去了前将军、光禄勋的印信。

也就是说,这一回合,由于汉元帝的无知,萧望之等输得很惨。不过,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萧望之等相信,虽然之前 “吐血数升”,但只要自己不死,就还有扳回来的希望。

果然,汉元帝不久后便复征周堪、刘更生,欲以为谏大夫;赐萧望之爵关内侯,准备任命他为丞相。然而,就在这个关键时刻,萧望之的儿子却上书汉元帝,替父亲在之前无辜蒙受牢狱之灾申冤。

这真是正想睡觉就有人送来了枕头,找都没办法找到这么好的机会。石显等马上指使相关审理部门给汉元帝上书说:萧望之的案子罪证确凿,没有诬告之事,如今萧望之竟然自称无辜,教唆儿子重新提起申诉,有失大臣体统,对陛下很不恭敬,请允许逮捕他。

弘恭、石显等也从旁怂恿汉元帝应该批准逮捕萧望之,说:“望之前为将军辅政,欲排退许、史,专权擅朝。幸得不坐,复赐爵邑,与闻政事,不悔过服罪,深怀怨望,教子上书,归非于上,自以托师傅,怀终不坐。非颇诎望之于牢狱,塞其怏怏心,则圣朝亡以施恩厚。”

石显等人之所以一心怂恿汉元帝应该逮捕萧望之,是因为他们清楚,萧望之有名望,有气节,很清高,肯定无法承受被逮捕的屈辱。然而,无知的汉元帝竟然无法了解当了自己多年老师的秉性,再次落入石显等人的圈套,批准逮捕萧望之。

萧望之收到自己学生亲手签署的逮捕令,不禁仰天叹曰:“吾尝备位将相,年逾六十矣,老入牢狱,苟求生活,不亦鄙乎!”于是饮鸩自杀。

听闻萧望之自杀,汉元帝这才知道,自己的决定“玩”死了老师,悲痛欲绝,嚎啕痛哭。不可思议的是,汉元帝哭过之后,对石显等只是谴责了一番,竟没有任何惩罚的举动。

常言道“读史可以使人明智,鉴以往可以知未来”。但历史的作用可能真的不是让我们遇见未来这么简单,读到深处的人一定明白,读史只不过让我们有更大的自由和能动性去创造未来。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在高晓松的歌词里,我们除了体验了一把文艺情结,更重要的是追求内心的自由与情怀。诗歌为我们缔造了一个精神的乌托邦,而史哲让我们更清晰地认识现实,我们不仅要活在现在,更要活在未来。跟着这些经典,遵循着历史的足迹,一点点掀开面纱,还原真实的场景,感受时光的流逝,追逐着哲人的思想,一点点探究人类的精神世界,一天天遇到更智慧的自己。

济南市尿闭医院

上海市牙齿填充医院

天津市小儿多动症医院

南昌市先天性外耳及中耳畸形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