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绑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捆绑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欧洲的经济政策还不够宽松

发布时间:2021-01-21 13:56:05 阅读: 来源:捆绑器厂家

欧洲的经济政策还不够宽松

上周四,因瑞士央行突然放弃汇率下限引发的“瑞郎风暴”尚未平息,当地时间22日晚,欧洲央行再次祭出大招,推出巨型量化宽松政策(QE),以期刺激低迷的欧洲经济。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在当晚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宣布扩大资产购买规模。从3月起每个月购买规模为600亿欧元,持续到2016年9月,或者欧元区通胀回升到2%。

同时,属于欧元区“问题国家”的希腊再一次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由于唯一的总统候选人迪马斯(StavrosDimas)在去年底的3轮议会选举中未能获得足额选票,希腊议会宣布解散政府并于2015年1月25日提前大选。  而极有可能组阁的希腊左翼激进联盟(Syriza)打着反紧缩、勾销外债的旗号,加深了外界对希腊退出欧元区并把后者拖入新一轮危机的隐忧。  在欧元区又一次走到十字路口的当前,第一财经记者专访了欧洲央行前行长特里谢(Jean-ClaudeTrichet)。在特里谢看来,由于欧洲通胀率过低,欧洲央行大手笔购债计划并不难理解。此外,对于棘手的希腊问题,特里谢略显乐观,认为此次希腊大选带来的风险难以与5年前的相提并论,希腊新政府的当务之急是重振经济,避免重蹈政府管理失灵的覆辙。  量化宽松有先例  第一财经:你怎么看欧洲央行这一次前所未有的量化宽松政策?  特里谢:我认为如今欧洲的通胀率过低,尤其是过低的通胀持续了很长时间,而且很可能持续更久。所以我们面临对中长期通胀水平预测不稳定的威胁。这也是为什么欧洲央行开始考虑应该做出比现在更多的行动。  事实上欧洲央行曾买过国债,也就是主权债务。我还是行长的时候,我们买过5个国家的国债,包括意大利、西班牙等。我们还买过有保障的私有债券。所以欧洲央行完全有可能做得更多,购买的力度更大。  第一财经:欧洲央行如今为何可以实施这样的操作?当你还是行长的时候,你是否想象过实施如此大规模的购债计划,因为外界认为这样的做法近乎极端?  特里谢:这正是我们当年做过的事情,因为我们当时定下了需要的货币数量,为的是保证我们的货币政策能够在整个欧洲正常执行。我们不应忘记,欧洲央行其实已经做过比较大的动作,只不过被观察家和经济学家低估了。比如,欧洲所有的商业银行都可以得到它想要的现金数量。另外,在购买国债方面,直接货币交易计划(OMT)也成为又一个担保者。它明确规定,那些有现金困难的国家,只要能保证良好的条件,那么欧洲央行和其他国家政府就可以购买它的主权债务。这两种方式在一起非常有效,因为我们看到欧元区的10年期国债利率比美国的10年期国债利率低了140个基准点。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欧洲央行考虑做出比之前更多的行动是有必要的。  第一财经:欧洲央行此次火力能否有效改善欧洲经济低迷的现状?有些观点认为,欧洲央行的行动来得太晚了。  特里谢:我认为我们当下的形势依然非常困难,可以说还在2007、2008年开始的危机后续影响中。欧洲央行有义务做出正确的决定,尽所有可能的努力让欧洲的通胀率避免为零或者出现负值,确保物价稳定。  但这并不意味着,欧洲央行能够独自解决问题,因为成员国政府担负同样的责任。欧元区所有的国家政府都应该无一例外地进行结构性改革,让自己的宏观经济政策更加合理。在这种情况下,欧洲央行将发出清晰的支持信号。  第一财经:目前欧元对美元汇率以及原油价格的下跌能否刺激欧洲经济的复苏?  特里谢:欧元对美元汇率的确下跌了很多,因为美国未来的货币政策将不会那么宽松,当然这与美国经济周期相吻合。而根据欧洲现在的经济形势,我们显然没有理由实施紧缩性的货币政策,而是恰恰相反,欧洲的经济政策还不够宽松。  原油的价格也与欧元汇率下跌一样,在一定程度上会促进经济的复苏,但是我们不应该得出结论,认为复苏就会自动到来,成员国政府应该意识到必须努力,清除经济复苏过程中的障碍。  希腊大选风险有限  第一财经:1月底的希腊大选将再次把这个南欧国家置于一场潜在的危机中心,这一次它带来的风险还那么大吗?  特里谢:我认为希腊大选此次带来的风险已经和2010年不一样了。那时危机刚开始,人们关心的都是希腊是否会退出欧元区、欧元是否还会存在。我个人从来没有相信过这类预测,这一次也同样不相信。因为可能联合组阁的党派也都表示不愿意离开欧元区。所以我认为,希腊不愿退出,其他的欧元区国家也不愿意惩罚性地强迫希腊退出欧元区,要知道德国已经公开否定了这个立场。但我认为,希腊还有很多努力要做,尤其在政府层面。  第一财经:激进的左翼联盟领导人齐普拉斯认为削减甚至消除希腊债务与希腊留在欧元区是可以同时做到的。你认同吗?  特里谢:希腊的债务违约已经有过先例,那是2011年的决定,是一次至关重要的决定。而这一次,是其他国家政府持有希腊债券,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讨论的是欧洲其他国家中纳税公民的钱。这些国家都在希腊最困难的时候施以援手,不仅仅是德国、法国、西班牙或者意大利的纳税者。所以,我想强烈建议希腊人民,我们的朋友,要谨慎地作决定。因为这不仅关系到欧洲其他成员国,而且关系到这些国家纳税的民众,为了援助希腊,他们从口袋里掏了不少钱。我尊重希腊人民即将作出的决定,但是我希望这个决定能尊重各国人民间的友谊。  第一财经:“三驾马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在监督希腊的角色上,是否起到良好的作用?  特里谢:我觉得“三驾马车”在希腊问题上,经受了很大的考验,尤其是多年的管理失灵导致了希腊整个国家各方面失衡。如果希腊没有申请救助,“三驾马车”根本就不存在。而这样的救助应该在一定的条件下实施,因为这样才能确保救助资金被合理、正确地使用,不至于被浪费。这也是对债权人负责。所以,我认为“三驾马车”的工作成果值得肯定。  第一财经:具体来说,希腊新政府面临怎样的挑战?  特里谢:重新找到经济的竞争力,重振商品和服务的出口,同时创造就业,降低失业率,这才是核心任务。如果说现在希腊陷入了危机,那是很多年以来管理机制严重失灵的必然结果。希腊现在必须做出改变,今后也不能再重蹈覆辙。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